住建部难言爽约之隐 朱少平称可定向公布部分信息

  朱少平:改革成果多成桎梏 土地公有制应废除

  房价一路上行,直到如今的令人高山仰止仍然没有停歇之意,根本的原因究竟是什么?货币过度放水论、通货膨胀论、供求关系论,历来莫衷一是。7月3日,原全国人大财经委法案室主任朱少平接受和讯网独家访谈时说,既有的理论都不正确,中国经济马上就要腾飞才是根本原因。

  朱少平说,中国经济起飞就像我们任何人要发财一样,一个国家、一个地方、一个企业、一个个人,他要发财他要起飞,他必须有第一桶金。第一桶金从哪来?抢、偷、造假。美国靠发动石油战争,日本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一直到八九十年代的房地产。中国现在经济要起飞,你不能够靠打世界大战,你也不能造假,那最后怎么办?他只能通过某一个行业为国民经济来敛财,提供第一桶金,提供源源不断的能力。那么好,靠哪个部门?靠哪个行业呢?能源、原材料,重工、轻工、环保,这样的科技为谁?任何一个行业,他自身的发展都集中在,所以这个任务就落在了房地产身上。

  以下为访谈实录。

  和讯网:房产税的问题现在进展到什么程度了?

  朱少平:房产税问题我是十句话,第一句话房产税应该收。世界各国大部分都是。第二房产税是财产税,财产税它解决的是地方政府的运行的资金来源,它并不调节房价,它并不直接调剂房价。第三由于房产税的方案设计,他如果说设计的不周的话,他可能会影响房价,但是他的本意不是。为什么说他可能是影响房价?比方我们房产税如果说普遍开征,每个家庭都开征的话,对我们百分之六七十的老百姓来说,他没有这个钱。比说一个房子你收2%的房产税,他是每年收,我每年都得有这笔钱的。而对我这个家庭来说,我一年的收入就是那么两三万块钱,我这套房子现在值那么两百万、三百万,那怎么办?等于我一年的收入全开销在房产税上,如果这样的话,肯定会影响到房价,但不是他的直接作用,相当于是被动的。这是第三句话。

  第四句话,如果从第二套房子开始收,有些人说,我们可以从第二套房子开始收,从第三套房子开始收,这就更完蛋了。你如果说第二套开始收,那就在很大程序上影响我们的婚姻。我们现在改革开放以来,别的方面改的怎么样咱不说,离婚率的上升太大了。如果再有这样一个政策,导致大家都离婚去,像国五条出来的时候,很多朋友离婚,大家怎么骂政府,怎么骂政策,说你房产税的征收肯定不能这么收。

  和讯网:如果从第三套开始课以重税的话,对投资投机肯定是重大有效的打击。

  朱少平:那不可能的,因为我离婚了。

  和讯网:即使离婚也是有限的,假如说两口子,原来一个家庭,可能拥有两套是不征税的,即使离婚了,也只有4套不征税,总比现在动辄十套二十套的好。

  朱少平:不是,如果你这样一设计的话,你如果说离婚率上升了20%你怎么办?你到底这个重要还是那个重要?

  和讯网:如果是他自愿的……。

  朱少平:我告诉你,相当一部分离婚是假的。但是老百姓会把这个罪责安到政府身上,所以无论如何不能这么设计。

  和讯网:你觉得这个问题比高房价对社会的危害更严重?

  朱少平:更严重,他对社会的影响更大,所以说绝对不能这么设计。我们现在第五句话,现在收的两个地方,第一个是上海(楼盘),第二个是重庆(楼盘),两个制度设计都回避了这个问题,他一个是按照人均的面积来计算的,一个按照平均房价来计算的。这两个客观上来说,它的效果比刚才那个效果要好的多的多。但这样一来,你就基本收不到多少钱,你从他们两个地方已经实施了两年的效果来看,并没有什么好的效果。

  所以第六条就说,我们要不要出房产税一定要设计的比较周全的。如果说没有设计周全比较麻烦。这是第七句话,第八句话出台房产税的政策,最好出台房产法和房产税法,有法严格按照法律来做,这个比由国务院直接来做效果要好的多。所以最后我们觉得房产税,应该做,但是一定要设计周全。但是千万不要抱着功利的一个目的,就说通过它来降房价就完蛋了。通过他解决地方政府的收入来源,通过这个东西来解决地方政府的卖地冲动,从这个意义上讲,会发挥一定作用,这是第九句话。第十句话,一定要把与房产相关的税收给它统一理顺,我们现在与此相关的税不是一个两个,有好多,有这么多,然后你再出房产税,不是说不可以,我是比较拥护出房产税的。但是出房产税的同时,你把其他的税和这个关系给它理顺了。

  还有一个说法,现在整个国家在房地产上收的钱,包括土地出让金,包括税收加起来,占到房价的四十到五十。当然这里面牵涉到另外一个问题,牵涉到什么呢?房价上涨的原因……。现在所有讲房价都不对,所有人讲房价用我的话来说是什么呢?性教育专家、胃病、肾病、肺病专家讲H7N9。名气上看,他们都是专家,其实他整个都是外行。H7N9是一种禽流感的变异病,你刚进的你未必能,这些病的大夫你根本不懂,所以你讲出来的话都是外行,你只有真正研究H7N9的他可能才真正的讲出道理来。所以我们现在有关房价对所有原因的解释,绝大多数都是错的,或者说不充分的。

  比方有人说地越来越少,地是越来越少,但相对而言就不一定。比方中国人有买房的传统,那90年以前有几个人买房的?说通货膨胀,那通货膨胀涨3%,你为什么涨10%呢?道理都不在这。他讲的十条二十条,甚至更多的条,基本上都不是。

  实际上房价上涨的原因,就在于中国经济要起飞,中国经济起飞就像我们任何人要发财一样,一个国家、一个地方、一个企业、一个个人,他要发财他要起飞,他必须有第一桶金。第一桶金从哪来?抢、偷、造假。美国靠发动石油战争,日本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一直到八九十年代的房地产。中国现在经济要起飞,你不能够靠打世界大战,你也不能造假,那最后怎么办?他只能通过某一个行业为国民经济来敛财,提供第一桶金,提供源源不断的能力。那么好,靠哪个部门?靠哪个行业呢?能源、原材料,重工、轻工、环保,这样的科技为谁?任何一个行业,他自身的发展都集中在,所以这个任务就落在了房地产身上。

  为什么说房价的50%都是国家收的,国家收了是哪个领导喝了、吃了?不是说他没有吃喝,但没把所有的钱都拿去吃了,这是不可能的。所以这里边的原因,第一房地产的直接产值占GDP的10%到十二,甚至更高。他拉动的上下游占整个GDP的40%到50%。

  我从农民手里拿地的时候两万块钱一亩,经过招、拍、挂,两百万一亩,我建成了卖出去两千万一亩。这里多大的差距,一千倍,一千倍使我们参与整个过程的所有人都赚钱了,有很多人赚钱了还骂,所以他不知道这里边的奥秘,为什么房价还要涨?因为中国经济起飞才起飞了30%、40%,我还有百分之六七十要涨,这些钱都哪来?你能给吗?你不能给,他只能靠一个行业,靠哪个行业?你没有别的行业。

  我们有的人他基本不明白,他以为能打下来,我们过去打了十年,十年九调控,越调价越高,为什么?因为经济起飞他需要喝油,这个油从哪来?这是道理。所以这个,从理论上来讲,叫做从房地产的功能来讲,房地产正常的功能就两条,第一是居住,第二投资、投机,我们喊坚决打击,你打击谁呀?那么好的投资渠道,我投资房地产有错吗?你还打击,你还把我关起来呀,没有这样政策。说我们领导千万不要被这些人给忽悠了。温总理在2011年九月份说,经济下滑没有超出预期,已经下到八点几了,你还没有超出预期,没超出预期吗?8.0、7.8、7.6、7.4,超了吗?

  和讯网:下调容忍度了?

  朱少平:什么叫容忍度啊?你下调容忍度我老百姓怎么办?我学生怎么办?今年669万怎么办?容忍度,你都让大学生去当宅男啊,你当宅男将来中华民族怎么办?宅男如果有些人不吃喝,他当宅男是可以的,宅男、宅女是可以的。你如果全社会都回到家去宅男那还得了?所以房价上涨的原因根本在这。尤其起飞给房地产增加了一个第三大功能,就是拉动经济起飞,为经济起飞提供能源,这是最核心的。

  这个功能不是一开始就有的,你看我改革开放前就没有。改革开放20多年才开始的,然后要持续多少年呢?从日本来看,从美国看,日本从四十年代开始,到00年结束了。美国从三十年代末开始,到00年基本上结束了。这是多少?50年到60年,中国经济起飞,中国房地产火了多少年?二十年左右,我还有多少?还要三十年,到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房地产价格要彻底崩溃的时候。

  所以整体的来说,房价上涨他就上涨,你老百姓买不起房可以租,租不起的话靠政府,这才是目的。你把房价打下来,让大家都买得起房,哪个政府是这样,哪个国家、哪个社会能保证所有人买房,中国这么穷,中国发展中国家,美国买房人68%,德国买房人22%,中国买房人90%,你还要做到每个人都买房,没道理的事。

  所以记住一条,千万不要通过税来调房价,这是错误的。

  和讯网:从你刚才所讲的这些判断,我想下面这个说法你肯定也是不认同的。就是有人说,房产税为什么推得这么慢这么没有有气无力?住房信息联网和不动产统一登记为什么让老百姓看上去那么难?原因就是高层要给那些既得利益留出时间,并迫使他们尽快把手里多余的房产处理干净。

  朱少平:不可能,这种想法叫主观臆想。有没有个别的成分?或者个别人这样想,我不排除。但是从社会来说,从这个监管层来说,我觉得绝对不可能这样。

  旁观者这样的想法,也是有可能的。而且真是有这样的话,你看习近平的讲话,所以说我觉得他这不会有这样的想法。

  和讯网:你刚才的观点,意思是我们对房地产业得重新认识,对它的支柱地位、对经济的重大拉动作用,都应该给予肯定和确认?

  朱少平:对,我们的观念是错误的、片面的理解了科学发展观。

  我们的住房制度改革,原本设计的就是完全市场化。但在完全市场化的过程当中,我们逐渐认识到,这个不能完全放开。放开了之后,有一些买不起房的人。买不起房的人他没有办法,怎么办?然后我们逐渐放下这个尺寸,回收了一部分。而逐渐形成了这个国家的两个理论,一个住房保障,一个房地产调控,这是从国家的职能角度。就是说我改革的出发点是完全市场化,但是实行了一段时间,国家发现完全市场化会有一些低收入者住不起房子,因此我们把安全市场化职能放下去一部分,出现我们现在的住房保障与房地产相关。(著名立法专家、原全国人大财经委法案室主任朱少平谈房地产之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