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深圳爆出,金融监管部门要求辖区某银行消费贷期限从30年缩至5年。对此,有媒体向笔者咨询,消费贷款不是中短期的吗?怎么会出现30年期限的消费贷款?事实上,这就是近期银行消费贷款的新变化,即“房贷化”趋势。房贷通常期限在10-30年,而消费贷款则主要包括房屋装修贷款、购车贷款、助学贷款等,期限一般在5年以内。

  2016年第四季度以来,管理层严控居民过度“加杠杆”,甚至要求各大银行新增房贷占总新增贷款的比重,从2016年的45%降至30%以内。今年以来,多数银行上调房贷利率,部分银行触及“红线”暂停房贷。房贷投放确实减缓,2017年1-7月,居民新增中长期贷款(3.27万亿)较去年同期仅增加1771亿,增速从年初的30%降至25%,最近三个月新增额较去年同期保持负增长。

  未来,在调控和金融“去杠杆”的“双紧缩”效应下,房贷投放预计会继续放缓。但是,逃避额度控制、调控限制的消费贷,正以“准房贷”的变种,成为居民“加杠杆”的新渠道。截止到今年7月份,居民短期贷款(即消费贷)余额达10 .6万亿,超过居民中长期贷款(90%是房贷)的1/3,同比增长27%。今年以来,居民短期贷款月均新增达1560亿,而去年月均新增不足500亿。

  一般来讲,房屋装修贷款额度小、较为稳定;受购车税减免到期(去年12月)影响,汽车信贷今年也并未增长,因此,突变增长的消费贷或许变道进入楼市。事实上,近10年楼市普涨及“看空者”屡屡失算育成的上涨共识短期难以扭转,未来“中性”货币政策和“防风险”主题下,房价难大涨,但也难大跌。近期,地方屡屡以吸引人才等名目接济楼市,或许是要给出不能容忍房价下跌的信号。

  因此,当购房的紧迫感遇到行政干预,房贷突然中断后,购房者只好借道消费贷款。另外,近年来,最大宗的楼市消费旺盛,加上消费观念突出的85后、90后进入社会,银行纷纷发展消费金融业务,甚至偏远的农村都开始“借钱消费”了。目前,居民杠杆率已达到50%-60%,2007年以来翻了近3倍。出于风险管理的考虑,银行最信赖的还是用房子抵押的消费贷。

  在刚性兑付仍在、宏观调控“有底线”的情况下,过惯了“躺着赚钱”的好日子,银行依旧围绕房子布局业务。事实上,除管理层要求控制房贷规模外,银行也有“抛弃”房贷的迹象。目前,首套房贷利率达到5.12%,已在基准利率之上,但银行理财平均收益也已上升至5%左右,房贷的机会成本太高。因此,银行更愿意迎合市场需求,投放利率上浮30%左右的消费贷。

  而且,为迎合融资需求,消费贷越来越“房贷化”。贷款期限上,通过“气球贷”、“循环贷”等消费贷的变种,一般不超过5年的消费贷被延长到30-40年;贷款额度上,通过“高评高贷”(做高红本二手房评估价,增加贷款),房抵贷(将房屋增值部分贷出来),多张信用卡(每张卡的额度可达30万)或多家银行申请信用贷腾挪,“先息后本”还款等,贷款额度可达百万元以上。

  近期,估计很多人每天都会接到十个左右的电话或短信,这些都是“资金掮客”,他们负责寻找潜在的消费贷款申请者,甚至上门推销。然后,这些“资金掮客”将潜在客户介绍给银行。并且,“资金掮客”们还负责帮助客户制定综合融资计划,规避信用额度审查,伪造合同以规避消费贷款的用途审查,规避购房首付款资金来源审查,提高房屋评估价实现“高评高贷”等等。

  由此,居民过度“加杠杆”还在继续,基于政策“补漏洞”,要对消费贷“房贷化”踩刹车,还原消费贷短期应急、支持实体消费的本源。近期,北京、深圳监管机构针对辖区内银行发布自查通知,严防消费贷违规进入楼市。消费贷“房贷化”趋势,一方面是刚性兑付不破,金融部门繁荣过度,逃避监管的金融“伪创新”层出不穷;另一方面,地方政府深度依赖楼市,甚至给市场亮出“房价难跌”的底牌。因此,深入贯彻“房子是用来住的,不是用来炒的”定位,政策要更加坚决,以去杠杆、去楼市依赖实现“去产能”,给新经济成长腾出资金和空间。